Letters from Peace

關於部落格
  • 12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來自南方,給家人們!(南方少年)

會唸不會寫名字的你,是這大屋簷下標準的-厚操煩。田岸泥梗的細心功夫,田水取放的分秒拿捏,尤其年末,天未明白便下床準備的將近八十歲做田人。去年三月,你緊握著我的手,「你看彼e人,老奸面老奸面,阿嬤我目珠擱真金勒!」一年過了,他公開說好退幕,卻在它岸升旗,阿嬤!你說得對,你說得真對! 上次回家,你指著電視,「是伊做官e才會凍歸彼爿,佮咱作工e啊無關係!哀,害死人。尚好,去就無通倒轉來!」纏絮的菸絲哼的一聲乍時被攪開,無奈、氣憤的語氣像從記憶中的幾本小說跳出來。還是乖乖的搬運貨材吧,穩穩的讓房子蓋起來吧,你微垂地起身備車,生活還是得下去。老了,阿爸,注意磨損的臼骨。 媽!到了大紅春聯的日子,我們三人喜悅地負責整理房子、端飯菜、祭祖、向阿公阿嬤一家大小恭喜恭喜,從來,分數優劣的成績單、堂上的獎盃名字,未曾有過優越感或者妒忌猜測,甚至,出奇地未打過一場兄弟廝殺,這是來自家族的基因子嗎?不,是環境還有你的愛與訓的養成,而我是何其有幸地出生。 關於落地不久的小姪,一念起她便不禁落淚,完全是感嘆於1894年出世的賴氏文人?!記得在油飯日子的團圓桌上,我說:「倘若歷史如劇會輪番重演重播,那必是對著20年後的一世紀前,島上那一次文化戰鬥!哀,追求自主而失敗的那段戲碼將再上場。」阿爸回應:「免講你阿公e時代,咱今啊只是希望咱家己為咱家己作決定,結果勒,幹!作官講的才是話,作工作田攏是la-le。」還沒學爬的小姪,可是連阿爸、阿母都叫不出來。 對了,關於擅長電子通訊的大哥聽說在桃鄉山上負責雷達偵測,熟悉車子機械的二哥則是在前線後勤戰車連,沒想到地點是他三年前退伍回來後就未再探訪的金門,而我在南方一切安康。 二嫂,幫我唸信給家人們聽,並且要好好照顧身子、爸媽和這個家。                                     阿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