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s from Peace

關於部落格
  • 12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相距了14小時的家書(rebecca)

然後我在出發前囑咐了你一堆事情,小貓的事情啦,哩哩啦啦,真是辛苦你了,還包括3/26要去參加遊行喔∼你說:“當然囉,說不定找wesley一起去。“ 我不明白,這個世界上,想要做自己,或者做一個真正的國家,有那麼困難,有權力的人影響沒權力的人,有武器的國家威脅沒有武器的國家。 如果我們努力在這個小島上製造夠多的晶片,讓自己在世界經濟的維持上變得夠重要,是不是稍稍能免於被侵略的恐懼,只是如此一來,我們得付出更多的環境成本,而且並不保險,世界上多的是想將我們取而代之的國家。 我相信,侵略不需要理由,這就好像做生意,你估算值得冒險獲得利益,就去幹了,出兵不需要名目,好面子的人儘可以編造一個莫須有的罪名羅織給你,好像製造毀滅性武器或者意圖分裂之類的。 我恨戰爭,戰爭是人類和地球上其他生物唯一的區別,除了人類以外的生物並不會因為生理需求以外的原因而去傷害其他的生物,何況是無意義大規模的殘殺同類,人類是非常荒謬的動物。 我想起與你一同漫遊這塊島嶼的時光。躺在舊好茶涼涼的石板上,瞧見北大武山在曙光下的祖靈;七股海邊肥美的蚵仔和討海老人因為痛風石而扭曲的雙手;走在能高安東軍的山徑,碧綠無垠的高山大草原和點綴其中的藍色高山湖泊。雖然我也喜歡吳哥窟的日出、尼泊爾的高山、印尼的珊瑚礁海洋,然而福爾摩沙終究是我們心靈的原鄉,離開這裡,我們什麼都不是。 我想起今年到瀾滄江旅行,同船的中國人都是收入在金字塔頂端的貴族,他們一定很難想樣我們這些窮小子竟能跟他們搭同一艘船,他們跟我們索取護照來看,嘖嘖稱奇,說:“幹嘛用不同的護照,跟我們用一樣的不就得了嗎?“我只得苦笑以對,到了泰國邊境,這些拿紅本本護照的同胞們留下小費揚長而去,剩下我們幾個跟食髓知味的邊境官搏鬥。 我喜歡我在台灣的生活方式,我喜歡晚上去逛夜市吃臭豆腐喝波霸奶茶,偶而出國旅行滿足我的流浪癖,雖然這個地方不盡完美,路上滿是可憐的流浪貓狗、媒體膚淺盲從、環境破壞的厲害,可是我們可以努力讓她變得更好,更福爾摩沙。 你明天要去參加遊行了,其實想想,遊行也不一定那麼重要,不過就是要表示我們真的在乎,學生時代參加的遊行都好像嘉年華,順便跟朋友打打招呼連絡感情,遊行好像一種充電,有志一同的人聚集在一起,散發出一種正向的能量,讓人變得更勇敢,現在又是你那邊的晚上了,我倆之間14小時的時差,總是考驗我的算術能力,這封信寫的跌跌撞撞,好不容易完成了,晚安∼∼祝你跟小貓都能有個美夢。 原出處:EcoGarden相距了14小時的家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