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s from Peace

關於部落格
  • 12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etters from Peace】未竟的約定 (豆腐魚)

這樣的命運總不斷盤旋在台灣的歷史裡。那是從我們祖先飄洋過海,選擇在這塊島嶼開墾落腳的那一刻起就注定的,就像你也熟知的,台灣這座海島的地理位置,不偏不倚落在東亞極佳的戰略位置上,讓我們成為霸權國家間相互侵奪的臠肉。無論是1894年的甲午戰爭,清帝國戰敗與日本簽定馬關條約,日本向清帝國要求割讓台灣;或是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與蘇聯兩大霸權競爭,「台灣」成了美國在東亞防堵蘇聯勢力的重要棋子,在越戰、韓戰中成為重要的協防地;或如此刻,中共為了防止美國的軍事勢力擴張到台灣,制訂反分裂法以法理重申,他們「愛台灣」的中國民族主義謊言。 我們居住了二十幾年的海島,在這些強權的眼中,卻是「邊陲」,著重的是「台灣」對他們的國防保障。然後,犧牲無數台灣人的性命與幸福,來成就他們自己國家的霸權能得以完整。就像日本殖民台灣時,發動的「大東亞共榮圈」戰爭,我們阿公那一輩,有多少年輕男子被募集為日本兵上戰場,最後客死南洋而無法歸來。然後,你也差點面臨這樣的情況,前年你還在軍中,那時美國攻打伊拉克戰事受挫,卻傳出美國眾議院將提案要求台灣也需出兵協防的消息,夜裡收到你的簡訊,我半開玩笑似的回說,我會號召朋友上街頭,不讓你去當我們都痛惡的美國霸權的幫兇,幸好最後只是如你所說,是台灣媒體自己擴大軍隊中將官的茶餘飯後話題。 但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想,愛哭的我會在擔憂你的安危裡,每天為你流著淚。 雖然你總說看到我這樣一個女性有豐沛的行動力,也不得不讓你也樂觀、有力量。但此刻,我卻深沈的悲觀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台灣才能擺脫這樣被別國干涉、決定的命運?此刻,各國表態支持中國制訂反分裂法,而我們曾護航的本土政權也在台灣正名等議題上退縮、選擇順勢表態,也許未來我們還要花上好幾個世代的氣力,才真的能有自己決定路途的時候。 你說,若真如此那我們就繼續努力,由下而上不斷以行動、論述,去介入、參與台灣的社會改造,就像過往我們所做的那些一樣,讓台灣的文化、環境、民主、經濟有讓國際驚豔的表現,讓他們不得不倚重、支持台灣的存在。 其實,長我幾歲的你,才是真正比我樂觀、想望的人。即使被公司剝削到暗無天日,你還是能堅持左派知識份子的立場,盡力聲援讓各族群、性別、階級免於被壓迫,也鼓勵重回學院的我,面對社會的不公不義,能跨出圍牆,繼續以集體或個人的行動,向政府抗議,爭取人民的權利;還有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們對台灣未來的共同期待,希望蓬勃的民間社會力量,能讓本土左派的政治力量在台灣深根,成為一個社會民主國家。 這樣想著曾與你討論過、對台灣未來的期盼,一種踏實的力量,漸漸將剛剛的不安擊退散去。腦海裡,浮上當兵的你在太平輪紀念碑下掃著落葉的畫面,想起你曾說過1949年太平輪的沈船故事,有許多外省人為了躲避國共內戰,趕搭太平輪到台灣來,但卻不幸在外海發生船難。我想,若真的開戰,我們沒有太平輪可以搭,也沒有哪座島嶼還能逃向或避難,我們無以為退,只能與這座島嶼共生死。 我知道,熱愛切、馬訶斯,無視革命游擊於畏途的你,不會排斥為台灣上戰場,但我仍希望沒有那樣一天的來到。 因為,我不願在戰火的不安裡,看著你留下的字語,為你憂挹,鎮日為你哭泣。 2005/3/24 原出處:豆腐魚聽自言自語未竟的約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