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s from Peace

關於部落格
  • 12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多想告訴你們(penof)

我未曾向你們提及反分裂法,我應該要提的,即使,政治不應該污染你們無暇的青春,政治也離你們太遠,你們是幸福的台北小孩。 今天我也同你們談到吳濁流,他的《亞細亞的孤兒》成為複選題的一個選項,雖然這個題目只是要你們判斷:何者可以歸類為口傳文學。你們不認識陳達的《思想起》是許常惠採集而來,你們也對吳濁流感到疑惑,雖然你們確實聽過異議歌手吟唱這曲子。 向你們解釋了《亞細亞的孤兒》,我還是沒談到反分裂法。當然我也沒有機會述說,在你們這個年紀,我曾受到台灣文學的感召。 我應該要提的,台灣現在難道不是亞細亞的孤兒嗎?四百年來都是如此。幫你們設計段考考題時,閱讀到由德國留學生翻譯的一篇德國新聞,報導反分裂法的消息,這篇報導也用簡單的敘述,交代了台灣四百年來的歷史,我的眼淚卻在電腦螢幕前潰決。 四百年的台灣歷史,雖然我們已經改口不稱四百年史了,但是災難確實從四百年前開始。寫《台灣人四百年史》的左派史家,這次帶領大家走到街頭,老史家說要誓死捍衛台灣,我想他懂得,他知道這些壓迫與不公,他知道歷史上,從來沒有真理降臨。 這個月的歷史課,有一些主題我是感到興奮的。我多想告訴你們,Bob Dylan的歌,那裡有滾動不止的反抗;我多想告訴你們,切格瓦拉的追尋,摩托車上裝載著革命的信念;我多想告訴你們,馬克斯的教條,那可能是倖存的公義。 然而,我還是沒提及反分裂法,我應該要按表操課,為你們的段考,制訂教學計畫,幫助你們考上好大學,比任何事都重要。 有一天,西蒙波娃依舊是西蒙波娃,切也沒有從考題裡醒來,反分裂法成為歷史上荒謬的悲劇,我們可能還是過很幸福。但是,Dear,請原諒我,面對歷史,我和你們一樣無助。 原出處:All Things Can Tempt Me我多想告訴你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