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s from Peace

關於部落格
  • 12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反侵略情書】別斷卻我追隨的勇氣(Bichhin)

    我佇彼個大埕看著勇氣。你翻頭抾起被撣搡的石垢修補循蓽,安慰被拆裂的心靈。你相信天清會分明,地面曝著光,土氣有透時。   在一間氣氛優雅的音樂餐廳中,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問你,「雖出生在戰後,卻受了優越的日本教育,在認同上,你難道不感到『矛盾』嗎?」我也曾被質疑:妳視國民黨政權為殖民者,對日本為何有差別待遇?而我原本預期你說:「會!感到相當矛盾」。但你的審思慎言,讓我不僅震撼,更加慚愧不已:「我有很多要好的日本朋友,但我相當反日。對戰後出生的我而言,到曾經殖民自己土地的國家留學,是種恥辱!表示我們還未真正覺醒,還未真正進步;為了瞭解自己歷史而到以前的『內地』找尋,即使他們多麼『優越』、『文明』,我在心中沒有一點情愫;我們真該要自己站起來……」你的一番告白,不禁使我想起賴和小說〈辱!?〉中所謂:「侮辱,這是很大的侮辱,橫暴只管是橫暴,看講正義的人,有法度無?」,那知識份子的自省與覺醒及身陷俘囚的悲哀,戰前掙扎難熬,戰後堅持難久,你不經意透露出的隱隱然的正義,使我深刻體會,你的心情果真是款款地貼近那個時代著罷。那是賴和的時代,法度仍繼續橫暴,直至他心臟無法負荷運命的輪盤。而你的呢?你不斷突圍,縱然熱情理想不減,這無情的國家與機器又是如何絞轉著你疲憊的身心。即使透過行踏或閱讀,異族落日的晦白餘暉銘注入我的意識使我堅定,而常常我遙想著你時,你溫和與不屈的舉止巨影,已遮阻著前個時代的苦悶和陰黯。   我也有著一份熱情與理想,雖未實行,但總算我做下個決定。除了為瞭解自己歷史而到曾經的「內地」找尋,也為能在異地取拾你的足跡;我還汲汲反哺著陌生的語言,或許當我在他鄉說著「さようなら」、唱著〈夕焼小焼〉時,能夠想像得到你在海外時思念島嶼的表情。   可是「時代」,時代他究竟是考驗著誰?何以你的時代不同於我的時代,我們都必須備受著考驗?我們的意志究竟要被掌控多久?我們的意志到底能否掌控目標與未來?隔著時代,我們無法凝聚愛情;愛情,它自己也往往淹沒於時間的流裡。而那「流」,曾自地球陌生的另一端來、自寒冷的北國來、自相鄰的西邊來。愈是偎靠我們的「流」,猶如礁石迎面著潮汐撞擊,曖昧的苦澀感愈逼著傷口滾滾發燙。     彼個大埕媠,煞予怨妒的人讖落咒語,定定雨季無照時,大埕浸著水,孔嘴憂悶好袂離。   My dear H,我記得你也寫過詩,浪漫地歌頌著象徵島民高潔志氣的百合,那總在純淨中鑲附著希望的美麗花蕊。倘若我的追隨至少也探索得到花心,那麼,我不該像她一樣堅決抵制、在惡劣的環境中反抗嗎?在我猶有青年身份的時代,當飛彈試圖穿透我們之間,也許火紅的鮮血覆蓋你的白髮、我的雙頰,時代的顛倒錯亂可能不再顛倒錯亂了,可是,那樣的愛情也將隨著流離失所的人們而遺失尊嚴,正如我們無法確定每年遙祭的靈魂,是否得已聽聞那禱祈的慰音。   縱使,我們都各自生錯了時代。而你遠遠地行在我無法抵達的前方,引領著我繼續燃燒生命意志,探究島嶼美麗的身世。只是我最近兇夢與耳鳴頻仍,戰爭大興鬼魃的幻覺搔攪睡眠,惡鄰變相的侵略語言干擾閱聽;我也無所畏懼,也不渴望愛情,但我害怕的是,他斷卻我追隨的勇氣。 願愛與和平駐紮土地。 Yours C. Mar,23 2005 原出處:荒蕪別坵穡【反侵略情書】別斷卻我追隨的勇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