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s from Peace

關於部落格
  • 12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o M,刺眼的和平(OJ)

今天319的集會裡有人針對326遊行發表談話,說那是「以暴制暴」,我看見網路新聞說一些民意代表演起了行動劇,在兩聲槍響後倒下,身上貼著「沒有子彈就有和平」的字眼,而我卻想到他們在call in節目上臉紅脖子粗的模樣,也彷彿看到一個分裂的台灣...... 突然之間,「和平」兩字竟然變得如此沉重不堪。每個人都嚮往和平,但這這兩個字,會不會有一天,也會像「愛台灣」這三個字一樣深深地受傷? 可記得盧雲神父的話?當他著迷空中飛人的特技表演時,這樣激動地說:「人跟人要互相凝視,這樣世界才能運作下去......」而台灣社會,反而充斥著一種翻臉不認人的氛圍,這可真叫人感到哀傷。這個社會總是這樣,為了權力,為了利益,為了面子,什麼價值都可以捨棄。 於是我還是想起賴和。突然之間,彷彿明白了他出獄寫的詩句,所謂「茫茫乾坤舉目非」,是怎樣的一股哀愁。而更早以前的一竿子知識青年不甘屈服於日本政府的歧視政策,一開始推動六三法廢置運動,到後來的台灣議會請願運動,他們是不是也曾經感到無力?失望?而他們又怎樣地在辯論運動路線其中的邏輯矛盾之中,堅持著一股「此身拼與世相違」的豪氣? 至少今天,讓我覺得「和平」兩字,也變得很刺眼。猛然想起當年摩西預見上帝時,他看見無可逼視,必須用帕子遮臉的強光。或許,如果「和平」真的是如此高貴,那必然也是這樣的令人難以承受,必要用一生一世的敬虔以對,而且不應該拿來誇口才對啊。 夜深了,明天一早就要北上。我會代你到椰林道上去看杜鵑花開,也順便看看史明先生是不是還在飄搖的風雨裡靜默地抗議著。今晚我會好好禱告,希望我們都有一夜好眠。平安。 OJ 2005/3/19 原出處:候診室On waitingTo M,刺眼的和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