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s from Peace

關於部落格
  • 12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etween Yes and No

今年二二八那天我到愛河旁邊聽「台灣魂」的演唱會,要不是主持人豬頭皮不斷地在台上問每個上台表演的團體「請問你對扁宋會的看法」,這樣的活動辦到第六屆,似乎都快看不見相關於台灣魂的論述了。如果只是一再地喊"Say yes to Taiwan",卻沒有先將價值談出來。於是好比Say yes to Taiwan,為什麼要say yes to Taiwan,為什麼要say no to China。這些問題會在整個社會局勢不斷的更迭中間,會斷落了它們的論述。而這些論述,又豈止只能在那邊談「對扁宋會的看法」呢? 那麼,將價值談出來,又豈止只是談談對扁宋會的看法而起?至於「而中國、愛台灣」,這些口號喊得很大聲,可是反中國的什麼,愛台灣的什麼,卻反而漸漸被遺落。如果不重新著眼於台灣歷史的發展脈絡,不細細分析台灣的內憂外患,那麼say yes to Taiwan, say no to China的yes and no就會變的越來越空虛。 而面對反分裂法,台灣人民又該如何表達心聲呢?想起日據時代一群青年,因無法認同台灣人做為二等公民,於是發動「六三法廢置運動」。然而當年有人提出說,六三法廢置運動,本質上,似乎仍站在「台灣與日本同屬」的前提,於是發動更激進的「台灣議會請願運動」。(雖然豆腐魚認為這兩個運動都沒有走出被帝國殖民的格局,請參見在樂生與反反分裂法之間的回應討論) 從這段歷史看來,或許面對反分裂法,我們也就必須更加小心翼翼。當此法提及「一個中國」時,我們反對的是什麼?當他們以「分裂」一詞來定義台獨時,我們是否會掉入台獨就是分裂的陷阱?於是,反反分裂法,反的是什麼,就必更加細膩的斟酌了。 每個人心裡都有他的原鄉,那是無可取代的,也許是記憶,也許是未竟的夢想。對所謂的居所,我們人人也都具備著某種非常個人的想像。譬如台灣是什麼?走過幾百年殖民的台灣對台灣人民來說,又該如何經營下去。反反分裂絕對不是針對一個事件引爆的衝突,反而該被視為另一個契機,重新啟動我們的認同的動機,然後將我們這個時代,我們這群人的Yes and No,一點一滴地談個清清楚楚。 by 版工OJ (改寫自候診室《台灣魂怎麼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